中國飼料工業信息網logo

2019年水稻保護價將被調整!

來源:    作者:    時間: 2018-11-23

基于糧食安全考慮近幾年還將有保護價作為底部支撐,鑒于19年小麥托市價下跌了0.03元/斤至1.12元/斤(國標三等),2019年產稻谷保護價或跟隨向下調整。

庫存高位運行

2018年自國儲大量投放以來,市場供應一度以托市陳稻為主,且拍賣投放及成交以陳粳稻居多。據相關數據統計,截至10月底,國儲拍賣稻谷累計成交849萬噸,其中2013年產稻谷54.84萬噸,2014年產677.05萬噸,2015年產59.48萬噸,2016年產29.29萬噸,2017年產28.48萬噸。由于2014年產托市稻谷銷售底價較低,占政策性稻谷成交的80%。已經成交的托市稻谷中,黑龍江省粳稻占比最大,累計成交稻谷449萬噸,約為總成交量849萬噸的53%。稻谷全年總成交量僅有849萬噸,與1億噸以上的庫存形成鮮明的對比,照此速度短期內稻谷去庫存壓力倍大,導致去庫存進度緩慢的原因在于不斷下調的托市價以及終端市場的消化不良,同時水稻的工業用量非常少,遠不及玉米。

市場化推進難

2018年稻谷又是一個豐收年,從當前收購的形式來看,市場化收購推進速度十分緩慢。主要是米企經過多年的內耗已無力大量收儲和參與市場收購,終端需求也不斷的萎縮中。隨著托市價的大幅下調,大米價格下跌,副產品利用優勢也跟隨大幅下降。

同時每當國儲托市結束后,國家臨儲拍賣時間提前,再加上水稻庫存銷售底價下調大量低價陳糧涌入市場,企業苦不堪言,處于進退兩難中。存新糧,不僅需要資金,最害怕的是存完糧后緊接著銷售底價調了,庫里的糧還未加工卻已虧損,因此短期內國家若想真正的加快市場化收購,恐怕唯有降價或者暫停收儲來實現了。

結構調整大方向

國家發改委負責人就2019年小麥最低收購價政策答記者問的時候也提到,具體來講,一方面,要區別品種、分步實施,逐步將最低收購價調整至合理水平,回歸政策的托底功能,既要守住糧食安全底線,又要更加有效地發揮市場機制作用,激發市場活力,引導農民調整種植結構,按市場需求種植質優價高的品種,促進農業提質增效;另一方面,要統籌兼顧、綜合施策,充分發揮財政支持作用,配套完善相關政策,保護好農民利益不受損,種糧積極性不降低,確保口糧絕對安全。

綜上所述,以上僅是稻谷市場的現狀,因此2019年稻谷托市價或面臨下調,2019年稻谷保護價或將于2月底前公布,但繼續下調的幅度不會如2018年這么大(2018年中晚秈稻下調0.1元/斤至1.26元/斤、粳稻下調0.2元/斤至1.30元/斤,國標三等糧,如上圖所示)或呈小幅下調的態勢。不過最低保護價下調同時,建議國家也要從實際出發,健全“價補分離”機制,因為托市價下調,但種植成本不斷上升,如化肥、種子農藥等也在節節攀升,特別是今年黑龍江水稻種植補貼僅在100元/畝內,農戶收益下降明顯。無論市場怎樣調整,農戶應當因地制宜,向優質品種靠攏。以黑龍江為例,2018年長粒水稻價格相對較高,長粒與圓粒水稻間的價差逐漸被拉大,且在全國米價下跌之時,東北米價優勢逐漸顯現,走貨尚可。

 
啪嗒啪嗒蜗牛绘本主题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