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飼料工業信息網logo

紅林悟道《韓非子-詭使》第二十一章 近侍

來源:    作者:    時間: 2022-03-14
紅林悟道《韓非子-詭使》第二十一章 近侍
 
紅林悟道《韓非子-詭使》上一章韓非子為我們列舉了春秋時期社會中的不良現象:“數御”。君主不接見奉公守法的臣子,也不聽其忠言,反而經常接見花言巧語、內外行奸、僥幸投機的人,更是聽其歪理讒言。可想而知,國家能治理好嗎,社會能安定嗎。
 
在此論中韓非子重點強調了“守度奉量之士”也就是遵紀守法的臣子,他們代表了社會與朝堂中的正氣,是依法治國的堅定信奉者與執行者,嚴于侓己,是國家行政體系的中堅者,他們的諫言通常都是正直無私的,具有一定的“匡正糾偏”作用,而這樣的臣子君主卻不待見,更不要說聽其忠言。
 
韓非子在此論中先講了國家律法的作用,他說“上握度量,所以擅生*殺之柄也”,君主掌握律法政令,據此控制生殺的權力。此話意有兩點,第一點君主權力依法而執,第二點君主擁有依法判決的至高權力。正是這種近乎無限的權力,或是君主權力的約束僅靠自己的覺悟與自覺,讓韓非子更加看重奉公守法臣子諫言的作用與價值。正是這種重視才讓韓非子痛斥“巧言利辭行奸軌以幸偷世者”,正是他們的歪理邪念讓君主失去最后的自律與自覺,開始無法無天的惡行。
 
當然,君主是依法治國的主體,外因只是個催化劑,君主棄法從亂根本在自己,外因也只是起到蠱惑的作用。自古都有忠臣血薦軒轅為國死諫的故事,其實,忠臣死諫的結果都是一樣,臣先亡,國再亡,君后亡或茍活,并沒有起到什么作用。根爛了,再好的營養也救不活。
 
忠臣不見,忠言不聽,奸臣數御,讒言盡信,結果就是“據法直言,名刑相當,循繩墨,誅奸人,所以為上治也,而愈疏遠;謟施順意從欲以危世者近侍。”意思是:根據法令直言不諱,名實相符,遵循有關規定,鏟除奸邪的人,為的是幫助君主治理國家,但君主卻越發要加以疏遠;而那些逢迎取媚、順從君主的意愿和欲望而危害國家的人卻成了親信。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一個“情”字既成就了人,讓人與它物有別,成為萬物之靈,也害苦了人,一切痛苦與苦難皆因情而生。“情”就是人的自主意識與情感,這讓人要么盡信于人,要么自以為是,一般“自信守中”的人很少。韓非子所講的“據法直言,名刑相當,循繩墨,誅奸人”本就是輔助君主治國理政的人,這樣的人君主要經常在一起,增加并鞏固自己的正理信念,而不是疏遠,這種疏遠不止是疏遠了人,也疏遠了正確的理念與治國之策。
 
君主疏遠忠臣,自然親近“謟施順意從欲以危世”此類奸人,也就自然而然地接受他們的歪理邪念。這些歪理邪念與依法治國之論相背,君主靠邪念治國,結果自然是國家混亂。道理就是這么簡單,可做起來卻很難。君主也是人,所以為君者不是一般人,一般人做不了君主。自古開創一代基業的君主,定是翻爛史書,洞悉世理者,歷史只能在史書中呈現,以史為鑒這就是歷史唯一的價值。
 
【據法直言,名刑相當,循繩墨,誅奸人,所以為上治也,而愈疏遠;謟施順意從欲以危世者近侍。】
 
人是情感物種,有的人意志堅如磐石,有的人易被蠱惑,這就是我們要學習、要經歷的原因,學習讓我們明白對錯與好壞,知道堅持什么,而經歷讓我們重新或更加堅定意志,嘗過了苦,也就知道了甜的重要性。
 
啪嗒啪嗒蜗牛绘本主题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