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飼料工業信息網logo

紅林悟道《韓非子-詭使》 第十八章 富優

來源:    作者:    時間: 2022-03-03
紅林悟道《韓非子-詭使》 第十八章 富優
 
紅林悟道《韓非子-詭使》上一章韓非子為我們列舉了現實社會中的不良現象:“使”、“顯”。人總歸是情感動物,有自主意識,有自己的主觀思想,不可能機械式地接受君主的統治與國家律法的管治,正是基于此,中國圣賢才會依天地運行規律與人情民性創造出“道、德、仁、義、禮、智、信”的社會道德思想體系,從最高級的宇宙規律到最低級的誠信守則為人類活動制定規范。
 
國家律法屬于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表相,還屬于“道”范疇,由此層面的設定說明國家律法還是屬于機械式無為設計。但,很有意思的是人卻是國家律法的主體,讓一個有自主意識與思想情感的物種來執行只有機械性的律法,矛盾由此產生。在人的執行中如何既能最低限度地克服人的自主性,又能發揮律法的規律性,也就是規律性。這一現象幾乎涵蓋了人與規律性之間的所有方面,小學生做錯題也是這一形象的表相。
 
如何在機械式的“道”下實現人類社會的發展與進步,圣賢由“道”發展出“德、仁、義、禮、智、信”來篩選和確立適合并推動人類社會發展與進步的正能量因素,隨后又確立了各層級規范的思想與行為,讓人類維護并傳承這種正能量因素在各類社會活動中得到執行與貫徹。“信”是最低等級的道德規范,我們常說人無信不立,這是人存在于社會中的最為基礎的內在原因。現行的人類社會從表相看是基于信用體系而確立的社會,從這個角度講,人沒有信用也就無法存在于社會中。
 
韓非子講“君主依德信讓四封之內所以聽從”就是這一道德思想體系的應用與作用。但,現實是那些狡猾奸詐而慣于誣陷傾軋的人卻得到使用。同樣,“君主禁止令行威之所立是因臣子的恭儉聽上”。但,現實是那些隱居深山、攻擊現實的人卻聲名顯赫。可見不法邪說的危害之大。
 
關于社會上的不良現象,韓非子繼續講道“倉廩之所以實者,耕農之本務也;而綦[qí]組、錦繡、刻畫為末作者富。”意思是:糧倉得以充實,靠的是把農耕作為本業,但現在那些從事紡織、刺繡、雕刻之類末業的人反而富裕。
 
這一點對于國家發展與民生建設非常重要。韓非子時期中國還處于農耕時代,以秦國為代表為了發展農業實行“耕戰”政策,全國兵民戰時打仗,和時種地。當時的社會財富與國家物質都是依靠農耕來積累,可見,韓非子反對“綦組、錦繡、刻畫為末作者”是正確的。試想一樣,如果“綦組、錦繡、刻畫為末作者富”那還有誰來從事農耕呢,國家怎么發展,靠什么整軍備戰。
 
對于國家來說韓非子此論的戰略意義就是發展壯大制造業,完善健全供應鏈,要居安思危,在戰爭狀態下,所謂的服務業與金融業都解決不了社會物質短缺的問題。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就很能說明問題,世人眼中如此強大的美國卻生產不了急需的防疫物質,比如口罩。對于企業來說韓非子此論的戰略意義就在于緊抓主業不放松,以主業促副業,而不是靠副業保主業。
 
韓非子還講道“名之所以成,城池之所以廣者,戰士也;今死士之孤饑餓乞于道,而優笑酒徒之屬乘車衣絲。”意思是:名望得以樹立,地域得以擴大,靠的是打仗的士兵,但現在陣亡戰士的孤兒卻饑餓不堪,到處流浪乞討,而那些優伶酒徒卻高車大馬穿錦衣繡。這一點對社會發展很重要,曾經何時我們還在說做導彈的不如買茶葉蛋的,現在我們又說戲子家事天下知,大師偉績無人問。
 
我們不反對市場經濟,我們反對的是戲子與資本家靠“戰士”們守衛的和平大肆撈錢,并成為媒體的主流和社會輿論的主角。不能讓我們的戰士流血又流淚,這就是圣賢的忠告。我曾說過看看我們各類媒體上整天充斥著的信息就知道韓非子所論是多么的重要,媒體整天報道資本首富、戲子明星、奇談怪論等,這讓普通百姓如何安心工作生活,讓守護國家安寧的“戰士”怎么想。我們不能用集體主義的付出讓個人主義成為社會的勝利者與顯赫者。
 
【倉廩之所以實者,耕農之本務也;而綦[qí]組、錦繡、刻畫為末作者富。名之所以成,城池之所以廣者,戰士也;今死士之孤饑餓乞于道,而優笑酒徒之屬乘車衣絲。】
 
實干興邦,虛談誤國。無農不穩,無工不富,無商不活,無才不興,不同時期有不同的發展方向,但前提必須是務實。國家發展必須以主業為主,社會發展必須以民生為本,社會輿論必須以正統思想為主,宣傳主體必須以英雄為主,切不能讓“戲子”霸屏成勢。
 上一篇 | 紅林悟道《韓非子-詭使》 第十七章 使顯
 下一篇 | 暫無
 
啪嗒啪嗒蜗牛绘本主题墙